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365助孕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服务流程 >

孕妇7月被强制引产 暴力计生劣迹斑斑

时间:2019-08-05 09:4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时间:Thu Aug 08 2013 11:11:10 GMT+0800 (CST) 去年11月,湖南孕妇怀胎七月被强制引产。怀胎已经7个月的龚起凤,在湖南省涟源市中医院被注射了引产针,剧烈疼痛30多个小时后,她和丈夫吴勇

  时间:Thu Aug 08 2013 11:11:10 GMT+0800 (CST)

  去年11月,湖南孕妇怀胎七月被强制引产。怀胎已经7个月的龚起凤,在湖南省涟源市中医院被注射了引产针,剧烈疼痛30多个小时后,她和丈夫吴勇元见到了已经死亡的孩子,后者被护士装在一个白色塑料袋里。在被强制引产一个多月后,这位孕妇出现咬人、不敢出门等异常表现。邵阳市脑科医院则诊断龚起凤患精神分裂症。

  湖南孕妇怀胎七月被强制引产,让人们想起了去年沸沸扬扬的陕西安康镇坪事件。同样的怀胎七月,同样的被强制引产,暴力计生政策之下泣血悲剧,让人们再度反思暴力计生的罪恶,并且重新审视计生国策。

  今年6月14日,龚起凤被鉴定为处于幻觉妄想状态。邵阳市脑科医院则诊断龚起凤患精神分裂症。

  一年多来,吴勇元一直在上访,他告诉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妻子的精神状态为强制引产所致,希望当地政府给个说法。今年7月,他得到涟源市信访办的回复:无法证明精神疾病与被引产的因果关系。

  吴勇元夫妇是涟源市安平镇人,夫妇俩在涟源市区做小生意,租住在涟源市工农路35号3楼的一个出租房内。第二个孩子出生前,吴勇元已经为他取好了名字:吴家振。但一场变故终止了这个计划。

  吴勇元回忆,2011年11月1日中午3点过,他在出租房内洗澡,出来后发现刚刚还在家的妻子不见了,四处寻找未果,直到下午6点,才知道妻子在涟源市中医院。

  此时的龚起凤已被打过利凡诺。这是一种强力杀菌剂,可用于中期或后期引产,成功率达95%。

  大约两个多小时后,龚起凤开始出现剧烈疼痛。吴勇元回忆说,妻子痛得不行时就大哭,不能哭了就喊“勇元,我受不了了”,声音都嘶哑了。吴勇元去问医生,有没有不痛的办法,得到的回答是“没有,只能痛出来”。

  痛了30多个小时后,到11月3日4时,孩子终于出来了,后被放在产床下面的一张垫子上,吴勇元木然地盯着这个孩子,龚起凤嘶声哀求到:“勇元,你去抱着呢”。吴勇元这才回过神伸出手。接生医生郭如平赶紧阻止,“那个注射了药物的,要不得了”。

  吴家振留在这世界上的唯一讯息是涟源市中医院一份纸质的引产记录,上面标明他的体长是35厘米,状态是死亡。

  后来,孩子被护士用一个白色塑料袋装好,吴勇平给了一个女护工80元,让她帮忙把孩子埋了。护工告诉他,孩子埋在保家坪沙子塘山顶上,也就是中医院后面的山包,这里葬着许多中医院死掉的小孩,是个集体坟。埋孩子的时候,吴勇元不忍心去看,今年初,他决定去找坟,但当时帮忙埋孩子的护工已经离开中医院,不知所踪。8���2日,吴勇平又上山找坟。他带着记者在山上逛了几圈,没有找到。

  在塘山顶上,吴勇元望着一个又一个的小土坑叹气,不知哪个下面是自己的孩子,他只知道它们下面都是孩子。

  2011年11月1日17时,怀胎已超7月的龚起凤,在湖南省涟源市中医院被强制引产,一个多月后,出现咬人等异常表现。今年6月,龚起凤被诊断患精神分裂症。龚起凤的丈夫吴勇元认为妻子的精神状态为强制引产所致,一年多来,他一直在上访。今年7月,他得到涟源市信访办的回复:无法证明精神疾病与被引产的因果关系。

  虽然当地信访办言之凿凿,无法证明疾病与引产的因果关系。但是面对自己孕育七个月大的胎儿被强制引产,想必是任何一个母亲都无法承受的悲痛。未注射引产针之前,孩子是活的,孩子在母亲肚子���早已经发育成了一个小小人,会伸腿踢人,也能够听得到外界的风雨。只是,已经被父母取号名字的这个孩子,还是没有躲过这一场暴风雨。

  谈及大月份胎儿强制引产事件,绕不过陕西安康镇坪的冯建梅。因无钱缴纳4万元超生罚款,陕西安康镇坪县冯建梅被强制引产7个月大婴儿,该消息曾一度成为媒体关注焦点。当冯建梅和被引产孩子的照片被传到网上后,无数网民震惊了,照片里赤裸的幼小尸体、神情涣散、头发散乱的冯建梅,任何稍有悲悯之心的网民看后都在声讨:大月份强制引产,没人性!他们在网上声讨惨无人道的强制堕胎、痛述自己亲历的计生、讨论计划生育政策所存在的问题。

  作为一项基本国策,我们不可否认计生政策在控制中国人口、促进国家发展的过程中产生的作用,同时,其诸多做法残暴、强力也引起不满。对于计划生育,七十年代末八十年初的人应该记忆犹新,甚至这当中的有些人还常常听父母讲起自己是怎么“九死一生”逃过一劫。

  “一胎上环二胎扎,计外怀孕坚决刮”,“逮着就扎、跑了就抓,上吊给绳、喝药给瓶”……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类似的口号在农村地区屡见不鲜,至今仍未完全弃用。带着血性的标语,充斥着浓厚斗争色彩的口号,家庭连坐,财产充公,一切都为了阻止你生下不该生的孩子。

  英国的《观察家报》曾刊发文章《中国实行强制流产》,讲述了发生在广东地区的一起总数为四万七千名妇女被强制流产的故事——“一些妇女被骗出她们的村庄,用卡车载到当地医院……无论这些车辆到哪里,怀孕的妇女们都惊恐万状。汽车里充满了嚎淘的声音……”

  在当初的计划生育政策之下,强制引产不过是一件普通的程序问题,甚至根本不需要程序,只要是计划外怀孕了,无论如何是不会让你把孩子生下来,这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斗争,那个时代的任何人都不能逾越这股强大的运动。

  可以���,没有暴力引产,就没有计划生育的成功。这一问题长期以来压在中国发展浮华的下面,一直没引起如此巨大的争议和批判,直至今天。去年发生的陕西镇坪事件,像一个火药桶引爆了人们挤压已久的情绪。今日湖南孕妇被引产,同样悲剧再度发生,又将人们的目光聚焦于此。

  作为狂风骤雨下成长起来的一代,我们今天开始抱着一种总结与完善的目光重新审视计生国策。经历了一个时代的洗礼,我们有必要静下心来反思一项政策的利弊。其实,这种反思也一直在时代发展的主旋律下进行,2011年国家完善了相关政策,出台了新规。然而,但由于历史原因和长时间形成的主观意识,强制与强令之下,野蛮依然存在于计划生育管理者的意识中。

  陕西镇坪强制引产事件之后,与此相关的计生干部都被停职调查。但是这样的处理效果显然有限,只要计生财政现象和一票否决制度依然存在,类似的悲剧恐怕不会杜绝。

  20世纪90年代初期以来,中国计生政策长期实行“一票否决制”,即地方官无论其他方面表现多么优秀,只要当地出生人口数量超标,就会受处罚,处罚包括扣发工资、奖金和福利,威胁免职和降职,断绝晋升之路。

  在不少地方流传着一句话:“县市财政靠土地,乡镇财政靠计生”。特别是在一些贫困的乡镇,土地财政有限,也没有什么企业上缴税款,计划生育的罚款便成了一项重要收入。在有些乡镇,社会抚养费大概能够占到总财政收入的30%。这也是计生政策走向畸形扭曲的根源,在缴纳够了“社会抚养费”的前提之下,有钱人可以放开的生,毫无顾忌的生,而贫困人群却因为计生政策更加贫困。

  今天,湖南怀胎七月被引产妇女的悲剧,再一次控诉了暴力计生的血腥。计生政策的确到了该转身的时刻,时代在前进,人类社会的发展应该转变为尽可能的维护公民权益,希望未来的计划生育政策能一路朝着人性化的方向改进。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